镎镞䭎솉

点击: 3作者:

当每天从他头上走过的人们停下脚步。

为节省房租。有人竟然住在城市的窨井里。伸出援手时,他却拒绝了,到底是出于爱面子的"井底之见"。还是另有隐情李凯最近想买房,能借的人都借遍了,可还差十万,没想到何兵一口答应了下来,说白天太忙。让他晚上去取;李凯拿到钱,兴冲冲地往回赶。趁李凯不备。迎面走来一个。

猛地一把抢过他的包,撒腿就跑,李凯想都没想,那包里可有十万块钱啊!就拼命追了过去;抢包的歹徒越跑越快。突然不见了。飞身跃过一个花坛。李凯暗叫一声"坏了",赶紧追到。

李凯不由得懊恼万分。

差点没乐出声来,

歹徒正在窨井里叫苦连天呢?

见此情形,

二话没说:

哪里还有歹徒的人影?四处张望。正在这时,他突然听见一声呻吟。"救救我"李凯低头一看,原来那歹徒蹿过花坛。怎么回事。直接跌到了一个窨井里,窨井的盖子没盖。李凯拿出手机,一个中年人来到了窨井边。在等警察的间隙;就下井去。

不一会儿,

警察来了。

就问李凯。

在大家的努力下:终于将歹徒救了上来,并叫来了120救护车,戴上了手铐,警察发现那个中年人还在井底;没有。

和歹徒是一伙的。"李凯赶忙告诉警察。"井下还有一个人?那是一个热心人,是帮忙救人的,警察就对着井下喊道:"井下的那位同志。麻烦你和我们一道去做个笔录,快点上来吧!"中年人这才慢吞吞地爬了。

"警察一愣;

他说自己就住在这个窨井里,

他爬上来买烟,

讪讪地开口说:"警察同志。我真不是故意不盖井盖的,连忙问清了原委;中年人叫胡国富,是农村来城市打零工的,忘了盖窨井盖;没想到这么一会儿就出意外了,李凯和警察简直不敢相信!窨井里还能住人。胡国富尴尬地笑了笑,"这还不是为了省点房。

要用钱的地方太多了,

"从派出所做过笔录出来;

我有三个娃,都在上学。李凯从包里拿出几张钞票。递到了胡国富的面前。今天还真得谢谢你。要不然我损失可就大了,"胡国富哪里肯要?不知所措地把钱硬塞。

李凯看着胡国富远去的背影,心里不由得一阵怜悯!扭头就跑远了。不久后的一天,传票上清晰地写着。李凯突然收到了一张法院的传票,胡国富是第一被告,李凯是第二。

大腿粉碎性骨折。

那天跌进窨井的歹徒,

李凯一看就火了。

医疗费用高达三万多元;做了手术。所以将李凯和胡国富告上了法庭,这算什么事?抓贼的反过来被贼。

李凯追贼,

还有没有天理,但天理是天理。法律是法律,法院的判决是这样的,没有过错;属于阻止犯罪,是胡国富没盖窨井盖造成的。抢包者受伤,虽属无心,却是主要。

所以判胡国富承担对方医药费的百分之三十,

让他一下子赔一万块;

那是什么情形?

共计一万元;胡国富听完判决后,脸上的表情比哭还要难看,你想啊!一个住在窨井里省房租的人,胡国富耷拉着脑袋。默默地走出了法院,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。李凯见状。他快速跟上了胡国富,心里堵得要命,"胡国富摇摇头,我真没想到是这样的结局,沙哑着声音说:"这事不。

可惜的是!

他的钱已经全部交了首付,

都怪我自己。太大意了;"说罢!仿佛再也承受不了这样的委屈。揪着头发。竟然蹲在马路牙子上。李凯回到家。哽咽起来;胡国富哽咽的那一幕一直在他眼前晃动,他心想,如果不是那个井盖。自己损失的又何止是一万块,他想掏钱帮胡国富垫上,哪儿还有多余的一万块?难不成再向老同学何兵开口。犹豫了。

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,

"你别急,这是个很好的新闻素材!我立马就过来。"何兵赶到后。对李凯说:与其给胡国富垫钱,不如帮他摆脱这种困境。李凯问;"能成吗?"何兵拍了拍胸口。"这个题材深刻。只要胡国富愿意接受我的采访,"于是:我保证会引起轰动,李凯带何兵找到了胡。

连连摆手。

"李凯为难地看着胡国富,

李凯说明来意后;"这样不好吧!要是大家都知道了,胡国富犹豫着说:我还怎么有脸见我的老乡?"何兵笑了;肯定能给你找到合适的住处。"等我报道后,到时候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?"胡国富一听。"不行不行,这下轮到何兵着。

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固执?他对胡国富说:如果你答应接受采访。"这样吧!我可以保证帮你解决法院的那一万块钱,犹豫了。

我相信你,

何兵趁热打铁,又是一番劝说:胡国富终于点了头。"那好!我也不要什么合适的住处?只要你能帮我省掉这一万块钱,"接下来,不但详细采访了胡国富;何兵也真下了。

还爬到窨井下拍了许多照片,

做完这一切,

"和胡国富告别后,

何兵笑着摇头对李凯说:

"你就等着好消息吧!何兵胸有成竹地说:还真是名副其实的井底之见,"你说这住在井底下的人啊!"李凯听了;却笑不出来。他总是忘不了胡国富在接受采访时那惊恐;游移的眼神,接下来的几天;何兵报道的"井底人"事件,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。很多人都同情胡国富的遭遇;纷纷捐款捐物,还引起了有关部门的。

事件持续发酵,还特地安排给他一个免租金的住处。不但出面帮助胡国富找工作,胡国富这下应该高兴才对!这天胡国富却突然跑来找到。

他哭丧着脸说:"大兄弟,大家捐给我的东西我都可以不要。我求求你!那一万块钱。我也自己出。"李凯大惑。

怎么又变卦了呢?"你现在不是挺好吗?"胡国富垂头丧气地说:"当时;我只想着省那一万块钱,没想到惹出这么多事,我可真的没脸再见乡亲们了。"李凯明白了,原来还是怕?

于是用开玩笑的口气说:

长长地叹了一口气!

不怕你笑话;

"看样子,你是还想回到以前那个井底,再回到井底我倒无所谓,我们已经回不去了;可是现在,他们用水泥浆封掉了许多窨井口。"李凯一听。他想了想;心里也不禁暗暗地责怪胡国富确实是"井底之见"。"封了窨井口是好事啊!这样更安全?谁也不能。

"李凯愣了一下:

还有他的一批老乡;

每一个掉下去的人都是坏人,"胡国富恨恨地一跺脚!你怎么就听不明白呢?要是封了所有的窨井口;我的老乡们就没地方住了。这都怪我啊!我以后还怎么有脸去见他们?这才明白过来。住在窨井里的,根本不止胡国富一个人。难怪他一直说没脸见。

李凯不禁想,

确实只有巴掌那么大!

"老哥,

送走了胡国富,也许从井底看天,但当我们居高临下往井里看;真正能看到的又有多?

关键词标签:

上一篇:你是你的爱尖

下一篇:你永远不可以坚持

  • 猜你喜欢
  • 24小时热文